優秀都市异能 星門笔趣-第573章 海納百川!(求訂閱月票)展示

星門
小說推薦星門星门
求道之路,永远都是孤独的。
在李皓看来,便是如此。
领先一人,是天才,领先所有人,那就是孤独。
他想……他明白战了。
其实,很孤独的。
寂寞。
战,比他还要天才,还是一位真正的求道者,修道者,当战凝聚了时光,他该多寂寞?
前路,已明。
走出新武,便是九阶!
走出去吗?
有何意义呢?
时光,好像是道的极限了,万道汇聚,那就是道的极致,求道者,当他的道,走到了极致,还有什么意义呢?
以前,不明白战,觉得战太迂腐。
而今日……正在填充道界的李皓,却是有些明悟了,他其实此刻,也掌握了很多大道,甚至还原了时光,他不如战惊才绝绝,惊艳了整个混沌。
可就算如此,比战次一等,李皓都觉得,前路明悟,这一刻,其实,有些孤独了。
独孤无敌!
战力上,未必无敌,可在这个时代,对道的感悟,也许战真的无敌了。
而身边,又都是争权夺利,蝇营狗苟之辈。
多无趣啊!
不如归去!
去哪?
不知道。
道的尽头,在哪?
于是,战走了。
也许有些不舍,但是也只是一丝丝,与其在这烦恼,不如归去。
这就是战吧?
这一刻的李皓,填充着一个个界域,想着那些,思维有些发散。
当然,他没到战这个地步,他不是无敌,道不是无敌,战力不是无敌,而且,他还有欲望,战,也许便是少了一些欲望。
战无所追求了!
“我还有欲望的……”
李皓将自己从这种状态中拉出,忽然一笑,我还有欲望,欲望之道,真是个好东西。
红月这人修炼,真的浪费了。
当人没了欲望,那就是下一个战了。
而我,还有,而且还有不少,我还想见识一下混沌中的顶级存在,我还没见过任何一位九阶,我还想亲自和他们交手一番,我还想复活一些人,我还有很多东西,并未完善,包括我自己的时光……或者说万道归一。
万道归一,未必一定就是时光。
所以,我不是战,我没走到他那个地步,他曾游走过去未来,见过很多九阶强者,在那个时代,和九阶论道,甚至在大道之上,超过了这些九阶。
于是,战觉得,走出去和不走出去,其实都一样,所以他没有真正走出去。
“战……你错了!”
李皓忽然自言自语一声,你错了,你并未真正走出去,你走出去了,也许,有些东西,和你想象的不一样。
“欲望!”
李皓看着自己的界域,如今,两千界域填充,几乎不缺能量了,那自己就要着手开辟第三千界了,这一次,他忽然有了决定。
第三千界,以欲望为主。
开七情六欲之道!
他要保持自己的欲望,否则,他很容易彻底沉迷在大道之中,自我产生厌世情绪,最终和战,走上同一条路,而今他还年轻,一旦长时间维持下去,必然会走向灭亡!
“战……没有勾勒太多欲望之道!”
李皓说着,忽然一怔,可红月,就在新武附近,而新武出现,红月第一时间,就要对付新武……此刻的李皓,有些走神,新武,在红月附近,到底是意外,还是说,并非意外?
也许,战也知道?
他知道,他走向灭亡,是因为欲望不够,可有时候,他也没办法去更改,因为他的确没了欲望,这么说,红月和新武当邻居,不一定是意外。
不太起眼的欲望之道,之前破掉了生死轮回不说,而且,银月世界,虚道宇宙,其实也算是一种情绪之道,欲望之道,欲望和情绪关系很大。
这么说……
念头,一旦浮现,无法自拔。
是战发现了问题,还是说……其他因素导致的,让红月和新武,成为了邻居?
不管如何,这两者,应该是有一些关联的。
将这些念头压下,他一边填充界域,一边将精神,融入时光长河之中,此刻,诸天道场建立,第一批帝尊,不少人都受益不少。
虽然距离战斗结束没多久,可消息传递出去,这时候,已经吸引了不少其他帝尊,穿梭长河,进入诸天道场,开始了论道。
……
诸天道场之中。
此刻,人满为患,相当于开业酬宾,大家都图个稀奇,加上第一批帝尊的宣传,让无数人充满了好奇之心。
此刻的诸天道场,上方悬浮着道棋本尊。
9999个棋格,悬浮在空。
此刻,有人在走。
时不时会传来一阵惊呼。
有刚来的,不太了解,有些好奇,询问身边的虚影,反正认不出身份,辨别不出男女,开口便是:“道友,这是做什么?”
“走道棋啊!”
那人,倒是知道了一些,此刻,兴奋道:“这可是九阶帝兵,具备八阶实力的道棋前辈,是昔年混沌第一强者,天方之主遗留的帝兵!”
“总共9999格,对应9999条大道,按照道棋前辈的说法,走过1000格,代表你具备了一阶帝尊的感悟,不是实力,这里,不看实力,看大道感悟,也许你是三阶帝尊,但是感悟未必有三阶……但是,你具备三阶帝尊的感悟,你一定可以达到三阶,迟早的事,这里,是论道之地!”
那先来一步的帝尊,此刻,也不管身边人如何,见不少人看向自己,兴奋道:“所以,走道棋,是对自身大道的一次梳理,也是一次感悟的机会!第一次免费,但是第二次,想走的话,要付出一些代价,包括自己对大道的感悟,还有一部分大道结晶……当然,你走过一千格,可以免费获得一次再走的机会,也就是说,你走到了三千格,你还能免费再走三次……”
这时候,不少新人,都很震动。
九阶帝兵!
天方之主!
八阶道棋!
纠缠
这辈子,可能都没这么震撼过。
新来的人,也是有些激动,有些忐忑:“所有新来的人,都可以走吗?”
“当然……第一次都是免费的,当然,要在道棋上留下你的一些精神烙印……没关系,别怕暴露身份,皓月道主曾说过,其他人不知咱们身份,但是有两人是必知的,一个是他,一个是万化帝尊,所以……别指望完全隐瞒身份,当然,皓月道主,也不会在意就是了。”
正说着,忽然,道棋波动,此刻,道棋虚影浮现,声如洪钟:“诸天道场,进入帝尊过万!今日起,开放大道榜!凡走道棋棋局者,过千便入榜!走的越多,排名越高,排名高者,前百,可无限免费行走道棋,感悟大道至理!”
“排名前十者,持续一月,可指定七阶帝尊,交流大道一日!”
“排名前三者,可和本座、雾山、雷帝、万化几位八阶帝尊,论道一日!”
“排名第一,稳定一月,可与皓月帝尊,论道三日!”
此话一出,天地震荡!
整个诸天道场,有些疯狂。
这……
大道榜!
大道榜一出,简直让这些帝尊疯狂了,这么说,只要能排名靠前,走的够远,不但可以和七阶帝尊论道,甚至八阶,甚至……传说中,掌握时光的皓月道主论道!
对方,曾杀死了东方第一强者轮回。
这下子,整个秘境都震动了,有帝尊顾不得上下尊卑了,大声吼道:“道棋前辈,这大道排名,是以走的远,来算的吗?”
道棋声音洪亮:“不错!走的越远,代表对大道的感悟越深,掌握大道越多,走到了七千格,甚至代表,只要机会合适,必可成就七阶帝尊!”
“皓月帝尊,有言让我转达……让诸位走道棋,感悟万千大道,也是各位融道于道场,他也会感悟诸位之道,互惠互利,若有担心大道泄密者,可不走道棋……否则,入道棋,感悟大道,必会自身大道外泄,被我所知,被皓月帝尊所知!”
此话一出,众人一惊。
有些纠结,下一刻……很多人忽然醒悟,有低阶帝尊,更是一脸无所谓:“皓月道主,还能看得上我的道?真能看上,倒是我的荣幸了!”
这下子,不少人瞬间恍然。
也是啊!
我们算什么?
一群中低阶帝尊而已。
人家直言不讳,你在道棋中收获多少,同样的,你感悟的道,也会溢散出去,被皓月所知,被道棋所知……只有强者防着弱者窥探,哪有弱者担心强者窥探的。
一下子,之前有些忐忑的修士,也瞬间清醒。
是啊,我们怕什么?
光脚的不怕穿鞋的!
咱们一穷二白,也对,人家皓月帝尊,弄个诸天道场,甚至和轮回诸帝开战,杀的天地动荡,一点好处不图,那岂不是圣人了?
“皓月帝尊看得起咱们……这都不是问题,道棋前辈,只是……我们实力微弱,这大道榜就算出来了,我们……也难以入榜吧?”
有人有些纠结了。
虽说不入榜也没啥,可入了,有好处啊。
羡慕!
道棋笑声传递而出:“修道,未必看实力,此地,看道心,看大道感悟……当然,强者必然有些优势,可弱者,也有优势,那就是进步更快,道棋本身,就是悟道之兵!对弱者而言,更有机会……当然,不可沉迷其中,掌握万道,非绝世大能不可,但是,开眼界,见世面,还是可以的!”
“道棋前辈,那榜单……会公开吗?”
“会……但是,可以随意留名,也无需担心,会找错人,留下姓名……精神相连,若是不愿和吾等论道,也可放弃机会。”
话落,道棋颤动,天空之中,一道石碑,瞬间落下。
“大道榜!”
此刻,大道榜上,一个个光团闪烁,道棋声音再起:“入榜者,暂时只记录千人,凡是入榜者,此刻,都有精神相连,可留下姓名,不会显示具体,但是会显露所走道格!”
话落,那石碑上,忽然闪烁出许多名字。
此刻,此地,足足上万帝尊。
而其中一部分人,都若有所思,耳中响起了一些声音,可隐名,也可不隐。
而众人,纷纷朝石碑看去。
“玄天,6200格!”
众人一怔,排名第一的,居然显露出了一个名字,而且,还有所走棋局的数量,这不算什么。
关键是……
不少人知道这个人!
此刻,有人惊讶无比:“玄天帝尊在这?前辈……”
这……是一位七阶帝尊啊!
是的,玄天帝尊,七阶世界之主,怎么可能只走了6200格?
关键是,对方居然展露了真名。
有人忍不住喊道:“这若是留下其他人的姓名……岂不是可能会带来一些麻烦,玄天帝尊是七阶帝尊,应该不会来这,谁这么大胆,敢冒充……”
此刻,道棋声音再起:“对混沌宇宙,一些强者,高阶帝尊,都会有一些避讳……吾等也会尽量避免,除非……对方……就是本尊!”
就在这一刻,人群中,一位帝尊,展露出真容,叹息一声:“我是玄天……无需冒充谁。”
说罢,看向上空,看向石碑,有些唏嘘:“我……居然只走了六千二百格……我原以为,此次我能行走七千以上,甚至八千九千……”
苦笑一声,略有无奈。
原来,我高估我自己了。
这么说,我连七阶的标准都没达到吗?
这……太丢人了。
他不是八阶大世界的帝尊,而是真正的七阶道主啊!
道主,在这,走了六千多格,虽说目前排名第一,可是……也很丢人的。
也许,此地只有自己一位七阶来了。
而下一刻,第二的名字一阵闪烁,有人声音响起,带着一些苦笑:“玄天道友,非要自报家门,何必呢?弄的吾等不好意思,都不敢露脸,幸好道友自报家门了,我一看,这才腆着脸……展露本尊之名!”
“玉啸,6000格!”
当这个名字浮现,又是引起许多人惊叹,这也是一位七阶帝尊,也是一位道主,来自东方区域。
居然来了两位七阶道主!
关键是,都只是走到了6000格。
而那玄天帝尊,见状,朝一人看去,那人也渐渐浮现真容,有些哭笑不得,看了一眼玄天:“玄天道友,大道感悟比我还要更深一些,也幸好有道友在前……我倒是不觉得太丢人了。”
玄天帝尊也是失笑:“这……我还以为……”
我还以为,没有七阶。
原来还有!
这玉啸之主,也是一位名气不小的七阶道主,双方世界,距离不算太远,今日他也是因为好奇,加上有心抱大腿,毕竟在东方生存。
不太敢去找新武,也没有门路,于是来了这里。
哪曾想,因为对道棋有兴趣,很好奇,走了一次,走了6200格,现在才知,七千格,居然才是七阶大道修士的感悟标配……瞬间觉得没脸了。
露脸,也是想告诉李皓,他来了,没隐藏身份的意思,并非敌人。
丢人的事,我都不怕大家知道。
结果,还有同道中人,而且,更丢人。
居然,比自己还少两百格。
而这个时候,人群中,却是有人声音飘忽:“二位好歹走到了六千格,没走到六千格的七阶……就不展露真名了,那是……真丢人!”
此话一出,两位暴露的帝尊,朝人群看去,都是一群光团,说话那人,也不暴露真容,此刻,那是真的无地自容。
老子也是一位道主!
是的,七阶道主。
原本走了5999格,已经很丢人了,不敢吭声,结果看到两位走到了六千格以上,虽说都是道主,可此刻,那是真不好意思再吭声了。
当然,之所以吭声,只是想试试看,附近,还有没有其他更丢人的七阶在这?
有了这群七阶帝尊的表现,渐渐地,光团上浮现了许多姓名,有真有假,反正,大家一起摆烂了!
连七阶道主,好像也只有两位走到了六千以上,咱们……还怕啥?
前十,也渐渐浮现姓名,几乎都是假的,第三到第八,清一色的5999,这样的情况一出,不少人瞬间明悟,可能……都是七阶!
当然,也可能不是,也许有六阶,也走到了这个地步,也很正常。
只是,偌大的榜单,走到了六千格以上的,居然只有两位七阶道主,这下子,不少人不解了,连那玄天帝尊,也有些疑惑:“道棋前辈,论道和实力之间,差距如此之大吗?我和玉啸,虽说不是真正的七阶顶级帝尊,可在七阶之中,大言不惭一句,也并非弱者,为何……我和玉啸,也只是走到了六千?”
道棋声音传荡:“此乃以天方、皓月、新武人王……多位强者为标准,作出的一个评断,皓月帝尊的意思是,七阶,真正的七阶,要凝道域!唯有感悟到了七千道则左右……不代表你一定要凝聚这么多大道法则,但是感悟要有,到了这个层次,你才有希望,走到七千以上,这就是他们眼中的真七阶!”
“……”
合着,我们都是伪七阶?
那玄天帝尊,沉声道:“道域……道域,有一千道则,应该就能凝聚了吧?”
“对。”
道棋回应:“这是能凝聚出来的,感悟是感悟,凝聚是凝聚,就拿皓月帝尊举例,他悟道无数,之前走过一次道棋,走了8000格,不代表他可以凝聚出8000道则,只能说,未来有希望……此刻的他,还在凝聚自己的三千道则!”
“……”
你这么暴露银月王的实力,合适吗?
当然,大家不信就是了。
去你的!
三千道则,你杀了轮回?
轮回实力多强,大家不清楚,但是都知道,哪怕一般的八阶,最少也有两三千道则之力了,严格来说,最弱的八阶,刚晋级的八阶,也起码有两千道则,这是一个标准。
不到这个地步,不算八阶帝尊。
皓月帝尊,若是只有三千道则,还是现在……那之前,轮回是被狗杀的?
不过,意思倒是明白了。
唯有凝聚了道域,才有资格,算是真七阶。
他们……合着都算是伪七阶?
无语了!
玄天帝尊又道:“那当今混沌,能走到七千的,岂不是……少之又少?”
“大概是吧。”
道棋再次回应一句:“其实也看实力强弱,八阶来走,纵然感悟不够,也很强行闯入七千格……所以,道棋,是实力和感悟的综合体!”
玄天明白了。
此刻,也露了面,并未特意去说什么,但是在这露面了,还自报家门了,什么意思,在场的帝尊,其实不傻的话,都懂。
也就是说,我玄天世界,认可银月王,成为东方霸主!
至于危险?
有什么可多说的。
而今混沌动荡,哪里不危险?
此刻,道棋也不再多言,最后留下一句:“诸天道场,欢迎所有道友前来论道,可自行论道,也可进入道棋,也可占据榜单,一月一评,对帝尊而言,不算太久,吾等都会抽空,前来论道……”
“不分东南西北,纵然三方霸主,若是愿来,也大开方便之门,欢迎诸位!无需担心,身份暴露,会被吾等如何,只要不破坏道场,此地……便是大道圣地!”
不分东南西北!
想来的,都可以来。
想论道的,都随意。
此话一出,在场帝尊,无不动容,包容万象,兼容并包,容纳混沌万帝,一句三方霸主也可随意前来,此话一出,几位七阶帝尊,也是震动。
这皓月帝尊……果真狂妄!
当然,也能说成是魄力十足,道棋,可是掌天方空间之道的,这……也敢随意开放,太不可思议了。
眼看着道棋要走,那玄天,最终还是一咬牙,开口:“前辈……稍等片刻,我还有一言,想……咨询一二?”
“说。”
“据说……据说皓月道主,掌握时光之道,吾等……有机会,去……观摩时光吗?”
道棋好像在沉吟,好像在咨询,过了一会,在无数帝尊期待的眼神之下,开口道:“可!皓月帝尊,有讯传来,走道棋者,过八千,可随时找他,论道时光!”
八千!
此话一出,不少人无言,算了,和我们无关。
而道棋又道:“并非拒绝,只是,不走到八千,不具备八阶之能,纵然感悟时光,其实,和道棋之中蕴含的空间,别无二致!毫无意义……唯有到了八阶感悟,参悟时光,也许,才会有些收获,这其中,涉及到了一些……规则!”
规则?
这两个字一出,人群中,一些帝尊,浑身剧震!
规则?
到了七阶,对大道多少有些了解,此刻,那些中低阶帝尊不懂,他们多少明白一些,这下子,玄天帝尊激动无比:“规则?”
“对!”
“八千……”
玄天帝尊,忽然有些失神,喃喃自语:“这么说,唯有到了八阶感悟,才有可能参悟规则,原来,时光……涉及到了规则!我曾听一位前辈,提及过一二,据说,而今的三方霸主,都是可能掌握了一些规则,包括百万年前的那些九阶,也是如此……这么说,我……我们可能……有希望,涉足一点规则?”
希望!
起码,看到了一点点希望。
他不敢置信,银月王是不是疯了,他敢……对外交流规则?
这是霸主的标志!
还有,这么说,银月王,也……走到了那个地步了吗?
这一刻,人群中,不止他,一部分帝尊,瞬间消失,从通道中传送出去,眨眼间消失,道棋都看在眼中,并未多说。
消息流传出去,也许……整个混沌,会再次震荡一下。
规则!
李皓,愿意交流规则,但是前提是,有顶级强者来,走过八千道则,这样层次的存在,整个混沌中,其实不多。
活着的轮回,可以。
极冰也许都稍微差一些。
也就是说,满打满算,目前的混沌,能走到这个地步的,可能也就那么一些人,十个撑死了,都是霸主级存在。
这些人若是愿意来走,愿意来分享自己的大道……对李皓而言,那是一种巨大的成功。
也是完善他自己大道的一个关键!
如今帝尊虽多,可这些帝尊太弱,对道的感悟都有,但是不够深入,唯有吸引那些顶级存在,才有可能更快地完善自己的万道之路!
纵然不能直接达到九阶,但是,起码将九阶之路铺平才行。
……
东方区域。
一处处地界,一位位帝尊,迅速走出秘境,开始通过各种手段,传递消息。
……
南方。
春秋宫。
都说春秋一出,不知岁月。
可此刻,春秋宫中,居然只有一位小女孩一样的存在,此刻,耳朵颤动,好像收到了什么消息,呓语一声:“八千道则,分享时光,共探规则?”
买个爹地宠妈咪
忽然,小脸上露出了一些笑容,“规则……”
到了这个层次,的确都懂了一个道理,有序,是进入九阶的一个关键。
可这个混沌,明白规则的,又有几人呢?
显然,这消息,不是针对弱者的,甚至直接就是针对几位霸主的,你们愿意来分享一下吗?
无需本尊!
到了这个层次,来个分身,不是打架,只是分享一些大道经验,不算太难。
愿意来吗?
来,我也愿和你们分享时光!
可能吗?
總裁爹地好狂野 簡小右
时光,万道最强。
“李皓!”
这一刻,这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女孩,露出了甜美笑容,好一个李皓,好一个时光修士,他居然公开对混沌霸主们放话了。
你们想知道,时光的奥秘吗?
来我这,论道!
分享你们的道,我也分享我的道。
这一刻,这位春秋霸主,也按耐不住了,时光啊……人人都以为,春秋之道,便是时光之道,可唯有春秋自己知道,错了。
那不是时光!
一岁一枯荣。
谁说,春秋无痕,便是时光?
有些相同之处,可也有很大的不同。
这一刻,这位小女孩身上,忽然走出一个同样大小的小女孩,宛如真实,一步一个宇宙,跨越虚空,李皓,你既主动相邀,我便去看看!
……
西方。
混天帝尊也是一怔,时光,规则,论道!
“诸天道场……分享时光,李皓,好大的手笔!”
这一刻,他忽然觉得,自己可能真的小觑了李皓,分享规则!
他看向身边黑影:“李皓相邀,我也想去看看,分身一二,前往东方,也刚好……窥探一番!”
“主上决定便是。”
混天微微点头,不再多说,身上浮现出一道虚影,直奔东方而去。
……
这一刻,四方震荡。
哪怕四方域中,龙战也是微微皱眉,看向面前的天方世界,忽然有些感慨,叹息一声:“好一个李皓,真的胆大,真的疯狂……此举,也许……会引来一些不可思议的存在!”
“也罢……我对他道,也很好奇,我也去一趟!”
身旁,几位八阶,有些疑惑,等龙战说完,那红月帝尊,忽然一咬牙:“龙主……我……”
“道友……也想去?”
红月帝尊点点头,有些期待,他……是想去看看,当然,本尊不会去的,太危险了,李皓会打死他的。
可他,想去看看,想去见见,想去听听……哪怕未必有机会。
八千道格!
他虽没走过道棋,但是明白,自己大概率没这个能耐,难。
但是,见识一下道棋,见识一下天方之道也不错。
龙主点头:“想去的都可以去!不止你我,其他人……包括混沌一族,都可以去,找个秘境入口,自己掌握,进入其中便是!道棋……天方之道,对我们了解天方宇宙也有很大帮助,李皓敢公开道棋,还是这个时候,也是个狠人……”
这时候,天方可能回归!
他此刻,开放道棋,不管是为了吸引人来,还是如何,这个阶段,将天方之主道棋万道公开,其实是对天方不利的。
天才醫妃:王爺太高冷 五夜白
天方之主虽然也将道棋开放,可是相对开放罢,之前想入道棋,其实还是很麻烦的,必须要破掉暗魔岭的一些关卡才行。
这就杜绝了无数帝尊的心思。
只有真正的顶级帝尊,才有可能有希望进入其中,而天方要交流的,就是这些人,而不是混沌所有帝尊。
这时候,凤炎也是一脸凝重:“父亲……这……规则……是什么?”
龙战闻言,想了想才道:“你不懂,但是你还是需要去弄懂!而今的混沌,其实是无序的,当然,也是相对有序的,但是没有绝对的秩序!修炼者,修道者,到了我们这个地步,希望更进一步,必须要弄清楚无序和有序的区别,而有序的道,也许……就是李皓所谓的规则!”
“这其实是九阶之路上,必经一步!”
龙战解释了一阵:“一般人不懂,但是到了七阶,多少也能理解一些,但是我混沌一族,因为天生混乱,更难理解!”
他有些唏嘘:“很难去理解,什么是规则,所以……你们哪怕到了八阶,也不懂。”
他有些遗憾。
不死武帝 小说
但是,也瞬间恢复了,这也是我要逆天改命的原因,我混沌一族,是混沌的土著,是混沌的孩子,为何……要如此呢?
如此偏袒人族,为何?
是因为,我混沌一族,没有诞生过九阶吗?
那我,就当混沌一族的先驱!
梳理清晰,我混沌一族的道,让我混沌一族的修士,也能明悟,何为规则!
而今,混沌中,大量的七阶帝尊,人族帝尊,哪怕不懂,但是一听,多少有些明白,可我这边,几位八阶混沌一族帝尊,其实也不懂。
……
随着李皓这边再起风云,整个混沌,四面八方,强者们都心动了。
不需要本尊前往。
到了这个层次,谁还没点能耐,弄个分身出来?
找个秘境入口,或隐藏身份,或直接进入,哪怕真丢了分身,也没什么关系,可是……大家真的好奇。
对一些其他三方的强者而言,此刻甚至觉得……也许,该在我们的地盘上,也开个秘境入口。
原本是很排斥的!
但是此刻,都有些期待了。
道棋,时光,空间,大道榜……
这些,对整个混沌而言,不亚于炸弹,将所有顶级存在,全部炸醒。
混沌中,太安静了,太无聊了,也太枯燥了,唯有战斗,吞噬,争霸……
偌大的混沌,连九阶也难改变目前的局势。
可随着道场成立,时光浮现,广邀天下群雄,一下子,混沌又热闹了起来,之前刚安静的东方,又有些热闹了。
……
“真是……”
此刻,新武,至尊也是吐槽了一句。
小伙子真能折腾啊!
之前还同情了一下,觉得对方好孤独,可现在,他么的,新武还没扫荡清楚东方的麻烦呢,这小子,又要分享时光和空间了!
时空啊,那可是整个混沌,最顶级的大道,排名第一第二了……
你这么一搞,要是来了大量的八阶,甚至霸主亲自前来,这不是……给我们找麻烦吗?
而人王,却是笑呵呵的,有些兴奋:“好玩,有趣!热闹!热闹点好,老张,要不你我也隐姓埋名,进去玩玩?诸天道场……天下群雄论道!都说老子不擅大道,只擅强攻,老子真想让他们看看,能走八千道格的,除了那几个家伙,也就咱这种人才有资格了……”
一旁,光明帝尊,也有些意动。
当然,也有一些想法,我儿子,还在那边呢,距离很近,但是没时间去看望儿子,据说这一次,儿子好像也分到了一杯羹……这小子,有没有希望进入八阶?
若是有……那就不得了了!
何况,对这些大道,他也很感兴趣,没有强者不感兴趣的。
连人王这种人,都喜欢凑个热闹,何况其他人。
诸天道场!
李皓!
谁曾想到,李皓走出四方域之后,真正的一飞冲天了。
此刻,不止他们,那些七阶帝尊,甚至七阶之下,此刻都有些意动:“去看看也好,我们也想走走道棋,看看,我们到底大道感悟是高深还是浅薄!据说,百分之九十的七阶,走不到七千格……”
“何止!甚至有些走不到六千!”
“这玩意,倒是有意思,不看实力,看道……”
人王笑呵呵道:“这东西,也就参考一下,真正交手,不看境界!当然,也不错,對李皓这種理论派而言,倒是一种直观的理论表现,道的感悟强弱,一看就知,真实力,还得交手出真知!”
他又道:“李皓这家伙,走的是理论和实践同行,也不是单纯的理论派,可别被他忽悠了,一心钻研大道感悟,你就是感悟了九千道则,实力就三阶,也很容易被四阶一刀劈死!”
说到这,又补充了一句:“就说戰天帝,当年的感悟,最少也是九千以上,可本身只是六阶之力,对付七阶还有戏,遇到了八阶,那绝对要跪!诸位,明白了吗?”
此刻,倒是少了一分戏谑,多了几分凝重。
李皓的诸天道场,是个好地方,但是,单纯的只在意这些,只能成为理论派,可混沌危险,实践有时候比理论更重要。
当然,两者都不可少,没有李皓这种人推动,大道理论无法彻底推广开,对混沌的发展,其实是有很大限制的。
不过,这个目标太长远了。
人王不太喜欢考虑太长远的事,和他的利益性格都不符合。
“明白,放心吧!”
众人纷纷回应,而人王很快又笑开了,嬉皮笑脸道:“当然,理论也是要有的,一点理论都没,光知道干干干,那也不行!如铁头,就需要补充一些理论知识……”
众人无言!
又来了。
人王打趣了一句,很快看向至尊:“那老张,你好好想想,怎麼彻底将东方纳入麾下……咱们,找个秘境,搬回新武,就在家门口,想进就进……嗯,天极和槐王不是在那边吗?那俩二五仔,跑的真快……让他俩去给我搬一个回来,就当这些年,我养他们的费用了!”
“……”
人群中,西皇无言,你骂我儿子干嘛?
好吧,你骂吧,和我无关!
至尊笑了笑,却是没拒绝,因为……他也有些好奇啊。
李皓,对道的感悟,又进步了吗?
这家伙,进步的真快啊。
第二个战吗?
心中想着,又看了看人王,他其实也好奇……这小子,又能走到什么地步呢?
好些年,没有正儿八经的,去问问他,对大道的修炼,到底有何感悟了。